摘要:以人为本,推进素质是《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中的战略主题。Steam,科学课,机器人,少儿编程,儿童美术,3D打印,德育等各种各样的课程纷纷兴起。

以人为本,推进素质是《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中的战略主题。Steam,科学课,机器人,少儿编程,儿童美术,3D打印,德育等各种各样的课程纷纷兴起。

但是,素质教育的机构做到后面,多数成了兴趣班或者披着素质教育的外衣,在做应试教育。这好像偏离了素质教育的正确航道。

素质教育课程应该怎么开发?素质教育该走向何方?

张彦宇|骆驼树北京群成员

京忠教育

首先我认为素质教育应该是教育追寻的一个方向,这条路很漫长,很遥远。从国家层面我们目前的教育体质主要还是靠高考,通过这一轮北京效仿上海浙江的高考改革可以映射出教育希望孩子多样化发展,而且这种改革不会停歇,会一直优化。

再回到我们教育培训行业,现在有很多的机构确实是打着素质教育的旗号做应试教育,我认为也未尝不可,毕竟应试教育是现在的主流。

我记得前几天新东方的一个老师在《我是演说家》中提到他在新东方做培训的故事,他说他上课给学生讲英文时提到一些优美的古典诗句的翻译,学生不解,问他何用,他说他希望当你晚上出门时看到太阳落山时鸟儿在天边飞翔时能想到“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而不是来一句,我靠,好多鸟!

所以,我认为形式固然重要,但出发点更重要,无论是我们文化课教育者,还是素质教育者都要以素质教育的内涵为核心,打造好的学习文化和氛围,让孩子有多重收获。

张国强|骆驼树山东群成员

国强教育

我们根本没有搞明白什么是素质教育,什么是应试教育。

科学课,机器人,少儿编程,美术只是素质教育一部分,就是应试能力也是一个人素质的一部分。素质教育和应试两者并不矛盾,两者是不可分割的,只是在一个人一定年龄阶段对某种教育侧重点不同而已。

陶人杰|骆驼树精英汇成员

北京睿丁教育

个人觉得素质教育市场很大,针对素质教育我的考虑是:

1、低龄素质教育如果要和兴趣班区分,核心是把产品内涵及功能突出,而不是卖产品本身,这就需要从大产品经理思维去设计。即结合营销定位、产品属性、综合素养行业和运营模式等而综合设计。

2、素质教育连锁机构会涉及产品运营标准化问题,这块恐怕是比较难解决的,用学科模式标准化可能会扼杀素质教育本身属性,目前这一块我还没完全想明白。

3、针对非低龄的素质教育,恐怕就要和生涯规划结合考虑了。

素质教育领域鄙人没涉足太深,因此理解不一定合适,欢迎拍砖。

孟令浩|骆驼树湖北群成员

某咨询公司

从“德智体美”到“德智体美劳”、“应试教育”、“素质教育”,眼下各种眼花缭乱的教育改革,毫无疑问,可以看到主官者的一个态度。

但是,何为素质?在中国各地区差异较大,有些地方可以看见素质教育开展得井然有序,不断的摸索,有些地方连小学的课程都不能开全。教育是为了培养适应社会并创造社会价值的人才,当然也有人是为了自身需要进行培养。但是现如今,更多的是前者。

教育培训机构在培养人才方面,目前,还难以获得社会的广泛认可,在一个应试教育还能培养大量的人才的社会,素质教育的路就显得比较孤独。作为一个未来的方向,素质教育的生命力依然很旺。但是真正的素质教育的路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绝对不是几个非文化课的老师简单拼凑就能给学生素质教育。

欧阳金桥|骆驼树幼儿群成员

希林教育

素质教育不是兴趣班教育!素质教育是一个系统、综合性的工程。是大教育大文化的一部分。它融汇到平时的生活点点滴滴中去的,如果说素质教育靠一个培训班,一个兴趣班或几堂课就可以改变的话,那是很危险与狭隘的。

比如英国的绅士风度、法国人的艺术气质、日本人的谦让文化等等它们都是一个人,一个民族的素质体现,都不是几堂课改变的,也不是一个人的行为,它是生活的一部分,是一种习俗或习惯或文化。

国家提倡了这么多年的素质教育,但具体到我们教育者的践行上,如果单从产品、营销、运营的角度上去考量肯定是做不好的。所以个人认为素质教育得从家庭、学校、社区等角度去考量。

赵喜成|骆驼树北京群成员

北师大教培中心

素质教育,通识性的说法是已经提出几十年了,可是大家至今也不了解具体长成个什么样子,但好像也不妨碍我们一代一代去尝试和探讨。

个人认为除去概念和手段以外有几个关键性的环节需要清楚。

1、谁是教育对象,普遍都会觉得孩子应该是素质教育的主体对象,当然不无道理,可是仅仅是孩子么,家长和老师是不是更应该自身先感受这样的培训和学习再去传授?

2、谁来教育,素质教育不同于应试教育,学校的本职性(KPI)工作就是升学和成绩,所以让学校承担起主要甚至全部的素质教育工作显然是无法实现,素质教育是思想道德、能力身心的综合教育,是老师、家长、乃至全社会共同影响而成的。

占太林|骆驼树北京群成员

品途商业评论

素质教育当时提出是针对应试教育的,提出很多年没有进行有效的迭代。但是无疑素质教育也未必适应当前和未来的发展。

在教育中始终有一个悖论无法解决,教育是为了介绍过去成功的经验或者解决问题的方法,但是我们教育出来的孩子却要面对未来,过去和未来随着知识迭代的加速这个鸿沟会越来越大。

因此,虽然当前还处在应试教育,但素质教育又不能很好地解决问题,需要教育界同仁首先在教育理念上迭代,然后在操作上探索。

党旭|骆驼树北京群成员

中央美术学院附中中考机构

从艺术的角度看素质教育。乔布斯和小米的雷布斯,都是粉丝经济,两者之间巨大差距的一个原因,雷布斯差艺术修养这个素质的教育。乔布斯学习书法,对美好产品的理解远超其它产品经理,产品经理界史无前例的极致追求者。纵观国内,各大制造业企业主,产品经理普遍缺乏艺术素养,审美水平低下的结果就是无法创造高价值的产品。

国内目前艺术素质教育,很多机构以创意画为名招揽学生,但是绝大部分的机构只关心用最快的速度让孩子画出看起来比别的机构更 ‘好看’的作品,来让家长为孩子的美术课持续买单。至于这些所谓的创意画能否真正的让孩子提高审美水平和艺术修养那就是未知的了。

在我看来,中国艺术教育的素质教育,只能是依靠顶级专业级的机构自上而下的变革,推出适应社会需求的艺术类素质教育产品,才是造福社会的根本。

对于标榜自己是培训绘画能力的机构,又给自己加上了创造力培训这顶帽子。那就是对孩子艺术审美水平提高的犯罪。

太阳本来就是红的,如果孩子为了某种意境画成了绿色调,整个画面营造出不同的格调,比如向梵高的很多作品色调表达浓郁情感,那是需要大力鼓励的。但是,如果只是把太阳画成了绿色,在我看来就会很担心了,这个孩子要么是色盲该去医院检查了。要么脑子有问题,也需要老师重点关注了。绝不会鼓励学生,你有创造力,那是骗人的。

艺术虽然没有文化课那么死板,有很多标准答案,但是好的艺术课是有其标准和内在的规律,想要教会学生审美水平,艺术修养,首先,机构自己要具备这些能力,能够理解自己在做什么,做为孩子为家长能够负责任的机构。

曾利利|骆驼树北京群成员

上濒教育

一个孩子的综合能力体现有很多,不过在众多的不同能力当中,一些是核心能力,是每个孩子成长都必备的能力,比如创造力,独立生存能力;某些能力则因个体差异,不必强求,比如绘画能力,演讲能力。

另外当前的教育培训模式,多数情况下,我们做的是迎合父母需求的教育,而并非孩子成长真正需要的教育。

以绘画能力为例,我们倾向于告诉孩子如何画的好,画的逼真,却忽略甚至抹杀了孩子的想象力和创造力,比如太阳必须是红色,而如果孩子画成绿色的,那一定是错误的,我们倾向于告诉孩子所谓的正确答案是什么,却不曾倾听和提问孩子:为什么你心中的太阳是绿色的?

作为教育者,我们很清楚想象力和创造力比给太阳涂上正确的颜色重要多了,但是多数父母却并不这么认为。几个父母在一起聊天,你家孩子也学绘画呢?怎么样?画啥像啥,不错,你家孩子学画画,把太阳居然画成绿色的?这老师怎么教的?不行换老师,换机构。

画什么像什么,这是父母肉眼可评估的教学效果,但是创造力,想象力,如何评估?无法量化和评估的效果多数父母不愿为此买单。所以就出现了孩子的成长真正需求与父母需求之间的矛盾。

而作为机构的运营,为了让父母买单,有时候也不得已出现迎合父母需求的教育。这也是为什么素质教育口号喊了很多年却一直无法大力发展的原因。

王宪鹏|骆驼树北京群成员

北京时代博观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可以从语用学角度分析,凡是可以加上“素质”“素养”的都可以归属于素质或素养教育。比如科学素养/素质,文学素养/素质,人文素养/素质等等。

现在普遍使用的意义上,素质偏重知识,素养偏重行为,有点知行合一的感觉,因此素养似乎更胜一筹。现代社会存在很多矛盾,科学与人文的冲突最为明显,在教育界的体现也越来越突出。

很多人认为科学损害美感,比如英国诗人济慈认为牛顿的三棱镜实验将彩虹秘密揭露,让彩虹失去了美感。英国著名学者道金斯则在《解析彩虹》一书颂扬科学的美丽,驳斥那种确定性让人失去美的享受的言论。

个人认为,艺术素养的标准可以与文学素养一起界定,“能较为准确地进行自我表达”,不能为了求新而进行“创新”。知识不该成为创造力的阻碍,那样的知识不叫知识,叫信息堵塞。一切教育都该回归朴素的教育目标,回归人本。

骆驼树 寄 语

爱因斯坦曾经说过:当你忘记一切所学的东西之后,最后剩下来的就是教育。

实现素质教育,选修课、兴趣班只是一种形式。真正的素质教育必须源于生活,用于生活。它存在于我们的呼吸之间,它存在于我们的饭菜之中。只有细水长流,品质、能力、精神最终会成为我们自己一部分的。

版权保护声明:金笛子选发有优质传播价值的内容,我们极其尊重优质原创内容的版权,如所选内容未能联系到原文作者本人,请作者和我们联系。

免责声明: 本文来源芥末堆,不代表金笛子新闻的观点和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