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Joseph Qualls是爱达荷大学工程学院实习助理教授,同时他还是一位人工智能专家,也是一家利用人工智能解决美国军工问题的研发公司的创始人。在最近的一场采访中,Qualls表达了自己对未来的愿景,他认为将大大改变我们的生活,从医疗保健、娱乐,甚至到战争,当然也能更好地应用到高等教育中。以下是关于Qualls的专访,希望对读者有所启发。

Joseph Qualls是爱达荷大学工程学院实习助理教授,同时他还是一位人工智能专家,也是一家利用人工智能解决美国军工问题的研发公司的创始人。在最近的一场采访中,Qualls表达了自己对未来的愿景,他认为将大大改变我们的生活,从医疗保健、娱乐,甚至到战争,当然也能更好地应用到高等教育中。以下是关于Qualls的专访,希望对读者有所启发。

Q:AI技术的发展速度有多快?

Qualls:AI的发展速度比我预测的要快得多,如虚拟助理,一年以前,它们还无人问津,现在到处都是。这一波AI如同海浪一样,而你现在就站在它的面前。 要么迎上去冲浪,要么被它淹没。 现在已经不是10年前了,而是信息时代。

Q: 人们知道这些变化有多快吗?

Qualls:不知道,这才是我最害怕的。我担心会有一个数字鸿沟出现,因为人们没有考虑清楚人工智能带来的后果。企业会在一夜之间倒闭,新的企业将会产生,有些人会因为害怕技术而掉队。我相信千禧一代和再下一代会适应这种变化,但是之前的人我不能确定。

Q:大数据的优势是压倒性的,没有分析数据的方法就无法让它告诉你该做什么。这是人工智能如此重要的原因吗?

Qualls:这也是让军方接受人工智能的原因。尽管他们的无人机上有传感器,但一个18岁的士兵无法阅读或理解数据。我们可以在部队介绍我们的人工智能技术的使用方法,然后说,“在这条路上有一种炸药”,或者“这里发生了一些事情”。

现在,该名士兵就配备好了工具和正确的信息。他不是在解释数据,因为这需要一个有50年数据研究经验的人才能理解。我们把所有的知识放在AI系统里,士兵只需要基础的操作就行。

人工智能专家谈AI+教育:我最怕的是人们不知道变化有多快-金笛子企业电子期刊

像亚马逊这样的公司正利用人工智能技术来弄清楚他们在给你提供怎样的购物体验。他们的购物按钮试图打消你逛街的欲望,给你提供你需要的产品。一旦有足够的数据,他们提供给你的,你自己都未曾想过。

如果你现在不去任何地方,也不做任何事,不与某种形式的人工智能互动,那么你可能不认识它,尽管它就在那里。

Q: 人工智能是思想的一种形式,还是一系列的数学算法?

Qualls:如果我说它只是算法,估计很多AI人会发疯吧。最近,有人问我:“我们什么时候才能看到有意识的人工智能?”究竟什么才是有意识的人工智能呢?当你与其发生互动时,你无法分辨它是否是人类,这个过程就像图灵测试一样。如果你谈论的是一种生命形式,那么它不会被人类创造出来。

有意识的AI是用我们从未考虑过的方式编写新的AI系统,它可以独立思考,并形成自己的计划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据我所知,目前还没有这样有意识的AI系统。

有一些高端研究机构试图建立一个AI系统,使其可以创造更多的AI系统,但目前还处于初级阶段。再过五年,你们也许就会看到一些有意思的成果。短期内它可以应用吗?恐怕不能,因为大多数公司都需要人工智能完成单一的任务。为了完成任务,编写的系统都相对简单,不能执行其他操作。是的,AI目前还处于算法层面。然而,就像前面我说的,每年都在发生变化,也许明年我现在说的就完全错了。

人工智能专家谈AI+教育:我最怕的是人们不知道变化有多快-金笛子企业电子期刊

Q:我们在高等教育中会看到怎样的人工智能应用呢?

Qualls:你会看到从K-12到大学的教育都会发生巨大的变化。依靠大型的大学和学院来教授学生的景象可能会消失,不是短期的,而是长期的消失。学生可以与一个能够理解他的AI系统进行互动,而AI系统可以为其提供一个特殊的教育途径。一旦有了个性化的教育系统,教育就会变得更快更丰富。比如,一个六年级的学生可以做微积分,因为AI系统判别出他有数学方面的天赋。个性化教育可以改变许多。

想想军方现在做的事。他们没有直接把士兵直接送到前线,而是利用VR头盔让他们在虚拟的城市中行走,以了解他们所到之处的文化。你无法雇佣足够多的人来教士兵这些,但是AI系统可以。利用人工智能和VR技术教学将是教育的下一个方向。

Q: 在这种情况下教育者的角色是什么?

Qualls:接下来的20年里,在AI还未完全准备好时,教授们依然扮演着现在的角色,但最后,这样的角色可能会走上恐龙灭绝的道路。教师以前只需要教学生,以后可能要教人工智能。教育者的角色也可能转为研究型,同时也会关注AI的发展。在接下来的10到20年内,你可能会看到学生与AI系统在线互动。我有一个两个月大的女儿,我认为她的教育将与我们受过的教育截然不同,她将享受更好的教育。

Q:如果个性化教育才是常态,为什么我们以前会认为学生应该在同一时间同一地点学习同样的教材呢?

Qualls:我们很可能将教育从黑暗时代中解放出来。如果我们今天能和学生一对一交流,教育效果一定会更好。但是学生比教授多得多,而这也正是人工智能的切入点。我每次看到教室里的300名学生,都会想,“他们真的在学习吗”?教育资源是一个大问题。推动人工智能进入教育行业,是十分有必要的。

Q:有什么人类教育者可以而AI无法提供的东西吗?

Qualls:目前是有的。AI仍然只是算法,它没有直觉,而这是一个人类老师所能提供的。即使人工智能提供了大部分的教育,它也依然需要人的掌控,教育者要和这些系统互动,为其提供直觉。

Q:有没有公共安全方面的人工智能应用程序,这是大学校园的一个问题。

Qualls: 有些研究机构在帮助AI系统确定意图。比如,一大群人聚集在一起,产生暴力的可能性有多大呢?这个想法起源于伊拉克战争,目的是帮助军队从潜在的敌对行动中重新定向。

目前可以应用的领域有两个:其一是收集其他传感器和社会媒体的元数据,比如,人们可能会聚集在一起欢庆体育赛事;其二是人群动态识别。大面积人群会形成紧密的漩涡,导致人们变得激动,从而引发情绪失控和暴动。

人工智能专家谈AI+教育:我最怕的是人们不知道变化有多快-金笛子企业电子期刊

Q:2016年,佐治亚理工学院的教授使用AI助手回答学生的日常问题,而学生全然不知对方不是人类。您怎么看这件事?

Qualls:这不是什么新东西。你每次接到推销电话,能够确定对方是人类吗?现在很多打电话的推销员都是聊天机器人,它们表现都很优秀。我很喜欢它们给我打电话。我会主动问一些奇怪的问题,电脑不知道该怎么回,就会挂掉,而如果对方是人的话,他会继续和你扯皮。

你和AI系统或聊天机器人的互动比你想到的还要多。当你与在线客服聊天时,大多数时间都是AI系统在回答你的问题。你和它互动的多了,你的问题就会越具体,这也是它轻易帮到你的原因。

Q:像无人驾驶汽车或飞机这样的交通工具用在校园里可行么?

Qualls:大多数学校都在积极讨论这个问题。然而一个最根本的问题是,人们会乘坐自动驾驶汽车吗?答案似乎一半一半。那些说自己不会乘坐自动驾驶汽车的人表示,他们只有时刻控制着自己的车才会放心。这也是我要指出的问题,过去5年你坐过飞机吗?你知道大多数商业航空公司的飞机现在都处于自动驾驶状态吗?

校园交通是有可能实现自动驾驶的,看看优步目前在自动驾驶汽车方面取得的进步。在未来,只要你携带着手机,自动驾驶汽车就会来到你身边,带你去任何你想去的地方。这就是人工智能要做的事情:为我们提供服务,让我们的生活变得更加美好。

版权保护声明:金笛子选发有优质传播价值的内容,我们极其尊重优质原创内容的版权,如所选内容未能联系到原文作者本人,请作者和我们联系。

免责声明: 本文来源Amy,不代表金笛子新闻的观点和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