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近日,倒闭的消息又一次在教育行业激起了波澜。近些年“跑路”的培训机构不在少数,2016年,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浙江、湖南等地被曝光的民办教育培训机构卷款“跑路”案件就有十余起,北京瀚林新思维、聚智堂、上海易思教育、重庆渝中优维语言培训学校等等,涉及金额达十几亿元。不管是小型的社区培训班还是全国连锁机构、新三板上市公司,均有涉案。

星空琴行的倒闭带给培训机构的4点启示-金笛子企业电子期刊

近日,倒闭的消息又一次在教育行业激起了波澜。近些年“跑路”的培训机构不在少数,2016年,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浙江、湖南等地被曝光的民办教育培训机构卷款“跑路”案件就有十余起,北京瀚林新思维、聚智堂、上海易思教育、重庆渝中优维语言培训学校等等,涉及金额达十几亿元。不管是小型的社区培训班还是全国连锁机构、新三板上市公司,均有涉案。

所以星空的倒闭不是个案,反映了这个行业的一些普遍现象。这里面到底有哪些”坑“是值得同行去注意的呢?我们来分析一下。

首先看一下星空琴行的发家史:

公开资料显示,星空琴行在全国拥有近60家钢琴培训体验店,北京有12家门店。

2012年6月,星空琴行由来自阿里巴巴的6名创始人正式创立,前身为“琴语琴愿”。

2012年7月,星空琴行获得“百度七剑客”之一王啸的九合创投的天使投资。

2013年8月,星空琴行获得小米董事长雷军的顺为基金的A轮投资,同时更换品牌为“星空琴行”。

2014年9月,星空琴行已经完成由蓝驰创投(BlueRun)领投的近千万美元B轮融资。

2014年10月10日,星空琴行推出学习管理软件APP“星空琴行”。

2015年2月9日,星空琴行由连锁琴行转型为O2O素质教育移动平台。

2015年06月10日,星空琴行宣布完成C轮2000万美元融资,由嘉御基金领投,顺为资本和蓝驰创投跟投。

2017年3月4日,由中国连锁经营协会举办的2017中国特许加盟大会在京举行,星空琴行凭借自身“移动互联网+连锁”优势,获得“2016连锁新锐奖”。

这是一家从起步到发展一路充满光环的企业,本身又有阿里系和雷军系信用加持,似乎怎么都不能和 “倒闭”“跑路”联系在一起。但就是这样一个企业在瞬间也倒下了。究其原因,有几点需要行业关注,这是给所有K12培训机构提出的警示。

现金为王 ,莫要盲目扩张

培训机构是现金流最好的一个行业,为了稳定学员降低退课率,一般都采取预收费模式,所以每个学期期初都会产生大量的预收学费,账上的现金流非常好。所以容易让一些机构产生幻觉,认为这是学校的确认收入和利润。其实不然,培训机构的课程是有周期的,几个月到数年不等,收上来的钱是要按照权责发生制也就是我们说的“课耗”来确认收入和利润的,上几节课确认几节课的收入。所以预收费不能用来盲目的扩张,否则一旦出行退费挤兑,现金流断裂,企业瞬间就倒闭了。新东方当年在非典时期曾经遇到过退费危机,好在老俞一向谨慎,没有随便动账上资金,顺利度过了危机。

培训机构永远是现金为王,切莫盲目扩张,尤其是在当前房租和人工成本越来愈高,机构的扩张速度如果跟不上收入增长的速度,危机会非常大。聚智堂因为随便挪用资金投资造成现金流断裂也是这个问题。星空琴行在资本的推动下,发展过快,全国多个地方都有分店,多的时候达到62家,仅北京地区的钢琴教师就有300到500人,2016年星空琴行的员工人数达1000多人。而音乐素质教育又属于投入比较大的一个细分版块,装修成本、师资成本都是比较高的,压力自然不言而喻。

关注教育的本质,办学要符合教育规律

教育机构,无论是线上还是线下,归根结底都是教育,所以要符合教育的规律。星空把自己定位成互联网公司,却忽略了教育的本质,利用所谓O2O的方法进行销售,而且把自己打造成为平台型的企业,盲目扩大品类,琴棋书画样样都做,但样样都做不精。

教育是个慢功夫,拼的是服务的品质。素质类教育尤其如此,师资在这里面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好的音乐美术老师又不像数理化老师那样好找,所以就造成了天然的瓶颈。再加上钢琴培训这种品类是必须有线下场景的,而且只适合一对一,所以很难通过互联网手段让其标准化、规模化。星空琴行一直在做O2O布局,线上下单约课,线下老师一对一上门授课,并用贴补的方式做教育,粘性很差,利润也很低。这些教育的规律必然会限制星空类企业的发展,做“平台”绝对是既烧钱又很难实现的美好愿景。

规范管理尤为重要,规范、规范,还是规范!

现在政府对于教育培训机构的规范性要求是越来越高了,前一段时间上海和成都大量清理没有办学资质的机构就很说明问题。一般来说,对于经营型民办培训机构的设立都会有一些数量化的要求,比如说办学资金的要求、办学面积的要求,对于办学场所还有消防、环保,以及教师的资质,办学资质许可方面都有严格的要求。

9月1日新的民促法生效之后,我们可以发现,地方政府更多的是从规范化的角度去约束民办培训机构,而且这个规范化的思路,也体现在机构收取费用方面,政府主管部门会要求机构对学杂费设置专用的账户进行管理。比如说辽宁省这边就提出来,确实要加强教育培训机构的监管,在营业场所设置、师资配备、消防安全、财务状况等方面进行主要的监管。这些规定都是对培训机构提出的规范性要求,财务的治理尤其重要,专款专用,而且要有全面预算的管理方法。原来小作坊、夫妻店式的管理模式再也不适用了,否则还有法律的风险。

与什么样的资本为伍很重要

培训机构选择什么样的投资人也很重要。有的机构真的是被资本逼死的,这个一点也不夸张。我们以星空的重要投资人顺为资本举例,不是说顺为不好,但我们看看顺为的投资风格是什么。顺为资本在教育领域的主要投资包括:51talk,一起作业,YY等,主要是互联网基因为主的企业。这种基金的投资风格就是投资体量大,同时追求企业的快速发展,争取项目早日上市,早日退出。这样势必会推动教育机构按照一种符合互联网速度的逻辑进行发展,对教育机构可能就是一柄双刃剑了。

而且据有的媒体报道,根据星空琴行创始人周楷程发给公司员工的内部邮件显示,目前管理团队已经不持有星空股份(至少不是控股股东了),所以一直在等待股东的决策,也就是那些投资人的决策。但基于目前情况,原股东无法确认新的追加资金,因此宣布从即日起暂停全国所有门店营业。这也说明一个问题,在星空快速发展的过程中,融资额虽然很大,但股权稀释太厉害,最终管理团队成为了资本的打工者,而资本又没有能力真正运营管理公司,最终完全失控。所以选择什么样的投资人是非常重要的,在教育领域尤其如此。

版权保护声明:金笛子选发有优质传播价值的内容,我们极其尊重优质原创内容的版权,如所选内容未能联系到原文作者本人,请作者和我们联系。

免责声明: 本文来源王磊,不代表金笛子新闻的观点和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