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一年前,《华盛顿邮报》记者Emma Brown和Todd C. Frankel发表了一篇关于Summit在线学习平台的文章。文章如下:

一年前,《华盛顿邮报》记者Emma Brown和Todd C. Frankel发表了一篇关于Summit在线学习平台的文章。文章如下:

Caroline Pollock Bilicki对孩子所在的芝加哥学校新引进的教育项目Summit Basecamp感到忧心忡忡。

Summit Basecamp是在Facebook工程师的支持下建成的,它宣称要打造一款颠覆学生学习的超级工具。Summit可以通过软件跟踪学生学习情况,为每个学生定制课程。至今美国已有几十所学校签约引进该项目。但Summit项目存在收集学生信息的问题。孩子参与项目之前,作为家长的Bilicki必须签署一份授权协议,允许公司在Facebook或者Google上分享学生的个人数据。协议中涉及的数据包含用户姓名、邮箱、作业、年级与网络活跃度等。Summit Basecamp承诺将限制个人信息的使用——比如说不能用来定向发布广告——然而签署这样的协议,让Bilicki非常苦恼。她说:“我感到不安,因为我不知道孩子的个人信息会去向何处,作何用途。”此后事件逐步升级。Summit在线平台收集学生数据造成越来越多家长的不满,本文将对此事的最新发展进行报道。Leonie Haimson是该文的作者,她是保护学生家长联合会(Parent Coalition for Student Privacy)的副主席,也是一位教育辩护人。在她的倡议下,这场运动成功阻止了九个州向inBloom公开学生个人数据。inBloom是一个学生超级数据库,不经家长授权,为第三方共享信息提供便利。

在对特许学校集团(Summit Public Schools)的反复追问下,一位发言人指出,网站上的最新学生隐私政策并不能给出任何答案。Chan Zukerberg Initiative的一位代表把我推荐给Summit。

下文是这篇文章的详细版,包含了参与Summit项目的学生与家长的评论。Facebook在线教育平台涉嫌侵犯学生隐私-金笛子企业电子期刊

Facebook在线教育平台收集学生的个人数据,且数据量惊人

2016年10月,《华盛顿邮报》在头版发布了关于“个性化”在线学习平台Summit的文章,Summit学习平台是由Summit特许学校集团和Facebook共同开发的,名为Summit Basecamp,是一款具备一整套课程的学习管理系统,包括学习项目、线上资源与测试。

据Summit称,在美国,引进该项目的学校多达130所,包括公共学校和政府特许学校。这些学校中,中学占38%,高中占24%,小学占13%,其他则是K-12与K-8学校。为鼓励Summit在奥克兰建立一个更大的在线教育平台,改革当地的高中教学,Laurene Powell Jobs管理的Emerson Collective为Summit发放了一千万美元的奖金。今年三月,Summit宣布其在线平台的运营和发展将从Facebook转移到Chan Zuckerberg Initiative。Chan Zuckerberg Initiative是Mark Zuckerberg与妻子Priscilla Chan共同建立的营利性慈善机构,管理着数十亿美元的资金。大约同时,Summit做出决定,收集、公布学生个人数据时,不再寻求学生家长的授权。《华盛顿邮报》之前的文章揭示了这些学校缺乏学生个人隐私保护,而家长对Summit的家长授权协议充满了担忧。如今看来,Summit的隐私政策和服务条款的开放程度让人难以置信——可以这么说,Summit能够把学生个人数据分享给任何人。2016-2017学年,因为缺乏隐私保护,也因为Summit对学生的学习和态度产生了消极影响,几个州的家长反对使用Summit在线平台。

8月1日,Summit更新了隐私政策和服务条款,令人不解的是,最初的家长授权协议仍未取消。新的隐私政策包含一长串学生个人数据,Summit有权收集这些信息,并分享给不明确的遵守隐私政策条款的“服务提供商和服务伙伴”。

Summit与其合作伙伴可以出于多种目的使用学生数据,包括“运营、开发、分析、评估、优化教育工具,改善性能、产品和服务。”Summit可使用的学生个人数据非常广泛,包括但不限于:

  • 联系人资料,如姓名、邮箱、用户名和密码;

  • 视频、音频、图像形式的课程信息,以及学生课程完成情况;

  • 测验分数,等级,以及标准化测试结果;

  • 学生的叙述,包括学习目标、学习计划、与教师和同学的交流;

  • 教师的教学内容、教学笔记和教学反馈;

  • 学生记录,如出勤、休学、开除等;

  • 学生人口统计数据,可能包括家庭、种族、经济状况;

  • 学习结果信息,比如成绩进步情况、毕业、大学入学考试分数、大学录取、出勤与就业情况。

虽然隐私政策承诺Summit“绝不、永不出售学生数据,”但同时它也声明有权通过“资产销售”,把学生数据转让给其他公司或机构,这显然与禁止出售学生数据的学生隐私请愿相矛盾。

Facebook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表态,强调Summit已签署了学生隐私请愿。他写道:“Summit认同白宫的学生隐私请愿,每个签署该请愿的人都会受到严格的隐私限制,根据请愿原则保护学生数据。”

然而,讽刺的是,Facebook与Chan Zuckerberg Initiative都未签署这份请愿。

Summit声称具备以“资产销售”的形式出售学生数据的权利,似乎也违背了加利福尼亚州隐私法律SOPIPA,该项法律严禁出售学生个人数据——虽然上个学年,该州有36所传统公立学校和政府特许学校使用Summit在线平台。

在新的服务条款中,Summit称,未经许可,教师不得改变平台课程和评估,如果教师对平台的改进提出建议,Summit将索要“一个不可撤销、非独占、免版税、无时间和地域限制的许可,Summit有权使用、更改、准备衍生作品,并出版、分销、再转让,而不会给予补偿。”使用Summit平台的人都放弃了诉讼权利,只能被迫前往San Mateo——硅谷之乡,也是Facebook和CZI所在地,通过保密性的强制仲裁解决争议。服务条款还限制个人与学校进行集体诉讼和申诉。(去年,联邦消费者金融保护局规定,禁止银行和金融服务公司拒绝消费者集体诉讼的申请。)

最后,Summit还称,不需要事先通知,随时可以改变服务条款,只须在网站公布通知,十天后即可生效。

Diane Tavenner是Summit特许学校集团的校长,同时也担任加利福尼亚州联邦特许学校协会的主席,他提到教师在传统公立学校的成果,不经补偿就可以在新的特许学校应用。

3月3日,《辛辛那提问询报》(Cincinnati Enquirer)对肯塔基州Boone县一些家长的经历做了报道。虽然孩子所在的学校都引进了Summit平台,但家长并不愿意签署授权协议,将孩子个人数据分享给不确定又缺乏限制的公司。

新学年开始时,家长必须在一份同意书上签字,允许Summit获取孩子的主页信息。根据Summit的协议,它“根据要求使用信息进行调查和研究,开发新功能、产品和服务等。”协议也授权Summit在遵照学校指示的情况下,向第三方服务提供商和工作伙伴公开学生信息。这或许是围绕Summit最大的争论点。“这并不是强制的,没有人必须这么做,Cheser说。”Summit发言人接受《辛辛那提问询报》访谈时,拒绝谈论这件事。

然而在文章发表的数周之内,大约Chan Zuckerberg Initiative接管Summit时,Summit计划的某位负责人决定,再也不需要家长授权——不管是让孩子参与Summit教学项目,还是按照Summit开放政策分享孩子数据。事实上,Summit一直有权获取、挖掘、公开学生的个人数据——然而至今,也没有征求学生家长的意见。

从我们目前在Wayback Machine上获取的文章来看,Summit对服务条款的变化做出了如下解释:从我们合作的学校和学区那儿,我们知道他们要建立教学决策机制——比如采用某种系列教材或者课程——以满足学生的需求。Summit学习平台是一款教学和学习工具,包含6到12年级的综合课程,如英语、数学、科学、西班牙语和社会研究——还涵盖了教师和学生需要的各种学习工具和资源。我们希望尊重每所学校的决策机制。因此,学校的领导层和教学团队将代表社区,决定是否引进Summit学习平台。

换句话说,学生是否使用这个试验平台,他们的数据多大程度上会被分享,这不再取决于家长,而取决于Summit和学生所在的学校。某种程度上说,Summit宣布他们不再需要家长同意的通知合乎情理。在整个秋季、冬季和春季,肯塔基州,俄亥俄州,伊利诺斯州和弗吉尼亚州的许多家长都曾向我以及保护儿童隐私家长联合会寻求帮助和建议,他们的孩子所在学校都引进了Summit平台。其中一个共同的不满是,不同于Summit的公开表态,这些学校直接告诉家长,如果不同意隐私授权,他们的孩子将无法得到其他任何形式的指导。

直到本学年末,由于孩子使用Summit平台的糟糕体验,这些州的部分家长有的决定退学自己教育学生,有的打算申请转学。

Stacie Storms是一位居住在肯塔基州Boone县的一位家长,她说当她拒签隐私协议时,校方回应说她必须把孩子从学校带走。之后她选择在家教授孩子,同时向地方和州政府代表进行抗议。

Boone县其他的家长也担心隐私协议不仅会危害孩子隐私,还会侵犯他们自己的隐私。正如北肯塔基州Tribune描述的一样:

隐私协议使得Summit学习平台可以从登录项目的任何设备上收集数据,这意味着如果家长从家庭和工作设备中进入Summit项目,他们的数据同样可能被收集。对于Summit收集孩子数据,也可能收集自己的数据,并在学区之外公开数据,一些家长疑虑重重。

根据Summit系统,每个学生都应该获得和教师一对一的时间,保证学生在教师监控下认真学习。虽然该项目每周仅要求十分钟的时间与“导师”共处,但一些学生连最低的时间都无法实现。

另外,学生还经常收到YouTube及其他网页层出不穷的广告,这些Summit平台发布的广告容易让学生分心,尤其是那些有特殊需要的儿童。

Mirna Daniel-Eads是一位来自Boone县的母亲,由于Summit平台的隐私隐患,她让孩子退学,搬家到另一个学区。她这样解释全家的决定:“Summit全是电脑学习,很多时候网络断了,我儿子就无法学习,教师也不教课……简直是浪费时间。”

虽然批评声不绝于耳,但Boone县官员仍在向肯塔基州申请“创新学区”的名额。部分申请涉及豁免请求,允许教师在非认证区域教书——也允许教师助理(准专业人员)监管在线课程,参与项目的指导和监督。学区解释说:“很多教师助理都具备辅助学生学习虚拟和数字内容的能力。”

面对众多家长的抱怨,4月18日,肯塔基州教育问责办公室发布了三篇报道,揭示了Boone县学校引进Summit平台和课程时存在的问题。该报道描述了学区是怎样被Summit项目所诱惑的。这些校长在参加肯塔基大学新一代领导学院(University of Kentucky Next Generation Leadership Academy)的论坛后,让学区派送82名教师和管理人员到加利福尼亚州接受培训,培训费用由Summit负责。随后,Boone县有3所中学和1所非传统学校引进了Summit平台。

以下是肯塔基州问责办公室主任David Wickersham列出的一些问题:

  • 如果Summit项目符合肯塔基州学习标准,Boone县和学区官员不会试图破坏。然而几位老师报告Summit项目不符合社会研究、数学和科学等学科的学习标准。

  • 至少有两所学校,未经家长、教师和校长组成的学校决策委员会的同意,擅自引进Summit课程,违反了肯塔基州法律。教学课程不仅未经批准,也未得到肯塔基州教材委员会和州在线学习团队的豁免。

  • 校长未经Boone学区监管,也未经学校董事会批准,擅自与Summit达成协议,违反了肯塔基州法律。

  • 在未经家长授权的情况下,向Summit平台公开学生个人数据是不合法的,因为Summit员工不能被定义为“学校官员”,“肯塔基州法律规定,学生记录、报告和身份信息的发布与公开,都需要经过家长或成年学生的同意。”

  • 最后,Summit与第三方不明使用情况的分享数据的开放协议违反了肯塔基法律,该条款严格限制“云计算服务提供商”对学生个人数据的使用,比如Summit项目雇佣的服务提供商。

同时,一个由Chan Zuckerberg Initiative支持的旨在扩大Summit项目使用的公关活动已拉开序幕。在5月13日更新的Facebook状态中,Summit计划教育部门的负责人Jim Shelton暗示Chan Zuckerberg Initiative将持续推动更多学校引进Summit平台。

“今年,我们将试水一款免费的在线学习工具,它就是Summit学习平台,它可以帮助教师为学生定制学习课程,满足学生的个人需要和兴趣……对于Summit平台的潜力,我们充满了期待。”

版权保护声明:金笛子选发有优质传播价值的内容,我们极其尊重优质原创内容的版权,如所选内容未能联系到原文作者本人,请作者和我们联系。